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惠龙的博客

人生也需要文字打造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理事、中国散文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承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喜欢文学,善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计瞒天过海  

2006-07-06 17:56:01|  分类: 〈精文细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计瞒天过海
  
  十二年前,我尚在大学期间,便认识了今天已作了我十年老婆的她。
  她很美,人也很温柔,从各方面看都具备做我未来妻子的潜质,于是我定下目标,决定把她追到手。
  对于十二年前像我这样一位美貌与才华并重的英俊男儿来说,追女孩决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儿。问题是,阎王爷好见,小鬼难缠。而这小鬼,其实应该叫“老鬼”,就是她妈,即我今天的丈母娘。
  我这位丈母娘,可不是一位平凡朴素的劳动妇女。她的精细,常令我们当地菜市场习惯缺斤短两的小贩们闻风丧胆。她的多疑,即便曹孟德兄在世也会自叹弗如。
  面对在追求自己心上人道路上永远无法绕过的这样一块巨大绊脚石,您认为我应该如何面对?放弃么?切!知难而退非君子!俗话说得好:与天斗,与地斗,与丈母娘斗,其乐无穷!为此,我无数次运用“瞒天过海”之计策,终于一点一点取得了丈母娘的信任,顺利娶到了我今天的老婆。
  丈母娘为了把她宝贝女儿的未来可以放心托付给我,当时对我的生活能力进行了一系列的测试。虽然我在十几年前也是一个什么都不会干的学生仔,但这种无能是不可以让未来的丈母娘看出来的。在她面前,我永远只有一句话:“阿姨,这活儿交给我吧,我会干!”不会怎么办?先把活儿接下来,现去翻书或者找人学呀!现在想来,我当年可真像那个“把信送给加西亚”的罗文。
  一次,丈母娘的自行车爆胎了,她正准备推出去修车,我一把拦下了她:“阿姨,修理个自行车还要出去花钱么?来,让我修吧!”
  “你会修车?还会补胎?”
  “拜托阿姨,请把这句话里的问号去掉。”
  然后我一撸胳膊,摆开阵势。且慢,“阿姨,您等我一下,我出去买一管补胎胶水”
  其实,我出去不仅仅是买胶水,而是学修车。
  我来到一个离家不远的自行车修理摊前,正好看见修车师傅在补自行车胎,我就蹲下身仔细看,并且在心中暗记补胎的工艺流程:先把气门箍松开,把外胎撬起来,抽出内胎,打气,到水盆里查找漏气点,把漏气处用木锉打毛,剪一块小皮子也锉毛,把内胎待修补处与小皮子上都涂抹补胎胶水晾置一会儿,将小皮子与内胎漏气处粘合压紧,装好内胎外胎,璇上气门箍并打气,搞定!
  看会了,我就跟修车师傅买了一管胶水,还要了一块小皮子,回到家,我胸有成竹,把丈母娘的自行车翻过来,三下五除二地干了起来。感谢父母赐我聪明的大脑和灵巧的双手,第一次修车,而且还是补胎这种技术活,我只看了一遍,就做得跟真的似的,把个丈母娘哄得在一旁直点头,不住地说:不简单不简单,你居然能干这样的活!其实她心里的话我也在心里替她说了:“这么能干的男人,我女儿不嫁给他嫁给谁!”
  于是,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反复应用此计,且不断学习,终于成了她们家的厨师、电器修理工、泥瓦匠、修车师傅、水暖工...,终于,在1994年春天一个浪漫的夜晚,准丈母娘在她的卧室里对我上下左右端详了二十分钟后,将信将疑地问我:“你真的能照顾好我的女儿么?”我连忙一把握住丈母娘肥厚的大手,凝视着她的眼睛深情地说:“妈妈,我不但能照顾好您的女儿,我还能够照顾好您。您把女儿嫁给我,绝不会让您失去一个体贴的女儿,只会让您多了一个能干的儿子”。于是,这一年的十月一日,我终于成了一个有老婆的幸福男人。
  第二计围魏救赵
  结婚后,丈母娘仍然保持着对我结婚前行为表现的期待,希望我仍然能够一如既往做她们家的万能长工。但是,既然我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就不可能再像先前那样全力以赴地顾及她们那个大家。于是,为了慢慢摆脱丈母娘对我的依赖,我开始采用“围魏救赵”的策略,慢慢将我的劳动技能传授给我那什么家务活儿也不会干的岳父。
  就像现在做为一个职业经理人,要想从繁复的日常事务堆中解放自己,达到“除了思考、计划、培训、分配任务、签署文件之外什么都不做”的理想境界,就一定要做好授权工作。而授权的前提,则是首先培训好自己的下属,让他们有能力做好原来只有你能做的事情,这样一来,你就可以每天喝着咖啡腾出精力去思考更重要的事情了。
  为了培训老岳父,我费了不少功夫。首先是让他对做家务产生兴趣,我每次干活都让他在旁边看,跟他说:“爸,你看,几片洋葱,一点肉末,放在锅里这么一炒,就可以变出一道菜来,这是多么伟大的艺术创作啊!如果您愿意,您也可以完成的!”
  “真的么?我来试试!”
  于是,我就把围裙摘下来戴到了老岳父身上。
  慢慢地,我又把疏通厕所的“皮揣子”交到了老岳父手里,把修理家用电器的螺丝刀、万用表等工具通通交到了老岳父手里。
  于是,慢慢地,我就从她们家渐渐淡出了,丈母娘不但丝毫没有意见,还欢天喜地地对我说:“你岳父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棒了,不但学会了做家务,而且还越来越会体贴人!”
  1995年秋天,感情日益深厚的丈母娘夫妇竟然去照相馆花了八百多块钱补照了一套婚纱彩照,从此以后,我在她们家的苦力身份也几乎获得了彻底解放,我终于成功地将“帮丈母娘干家务”这件事情充分授权给了我的岳父——一位心地善良,动手能力较差的中年男人。
  第三计借刀杀人
  
  女婿对付丈母娘的无理挑衅,最忌讳的做法,就是自己御驾亲征硬打硬拼。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但你必须知道,这个“儿”只是名义上的,你跟自己亲妈怎么吵架都无所谓,亲妈永远不会不认你这个儿子。但对丈母娘则完全不同,女婿一旦同丈母娘吵架,就等于是撕破了脸,今后会很难在一起相处。所以,作为女婿一定要善于利用自己的老婆同丈母娘的特殊关系,把老婆当作肉弹,同丈母娘进行曲线斗争!
  
  有一次,丈母娘嫌我星期天睡懒觉不干活,就摔盆摔碗的,在走廊里指桑骂槐数落我。我当时心如止水,一点都不郁闷,也不生气。我跟老婆说,你看你妈,把咱家的碗都要摔破了,还要花钱去买,你快去劝劝她!我老婆就傻乎乎地冲出去数落她妈。老太太正在气头上,结果可想而知。正她当们母女两个吵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我出去了,我装出很心痛的样子,一把拉住丈母娘的手,眼含热泪地说:妈,都是我们不好,惹您生气了,您年纪这么大了,不能动这么大肝火啊!来来来,您坐下,我给您倒杯水。然后冲老婆一瞪眼:你给我回屋去!这下,两人统统搞定!老婆事后说我拉架拉得及时,丈母娘也直夸我会心疼老人,而我,到头来还是啥活也没干,劝完架就出去钓鱼了。您记住了,这招就叫:借刀杀人!
  第四计以逸待劳
  
  我的丈母娘是一个非常挑剔的人。在她眼皮底下做事,你就是做的再好,她也总能寻出纰漏,然后给你一通不痛不痒的数落。在她心目中,女婿仿佛就是天生受苦的命,干活是应该的,干好乃是本分,不要期望获得任何表扬与赞美。于是久而久之,我在家里的干活热情就慢慢下降,到后来,干脆就成了她眼中严重腐化变质、好吃懒做的坏女婿。
  
  好在我这人天生脸皮厚,能够做到在她的骂声里悠然自得地品茗看书而不受任何干扰,于是久而久之,我发现她渐渐对我变得听之任之,数落也越来越少,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我的懒惰。碰上我心情好的时候,偶尔也会在星期天做顿好饭或收拾一下屋子,老太太便会用看到日从西出的惊奇目光不断扫描我,同时口中还不住发出啧啧赞叹:啊,新儿啊,辛苦了,辛苦了!你做的饭真好吃!你把地扫得真干净!每当此时,我都会在心里苦笑不已,想当初结婚头两年,我不是天天如此么?也没听你说过半句好话。看来,作为女婿,在丈母娘手下一味傻干实干是不行的。有时候该撂挑子就要撂挑子,该耍大牌就要耍大牌!以逸待劳会出奇效,不信您试试看!
  第五计趁火打劫
  
  作为女婿,要想在丈母娘手下活的滋润舒服又不至于背负什么“忤逆”或“不孝”的骂名,就一定要学会有所为有所不为。对于诸如做饭洗碗洗衣服打扫卫生之类的家务琐事,如果你没有特殊爱好,当属“不为”之列,硬着头皮挺住,大不了挨挨骂,听听数落,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事。但是当遇到关乎丈母娘切身利益的大事之时,却一定要挺身而出知难而上,此为“趁火打劫”之计,高明女婿不可不学。
  丈母娘有一天晚上看电视时说自己腿疼,老岳父与老婆当时正被电视剧情感染对丈母娘的话无动于衷。我则一声不响,默然站起,披衣而出,下楼到离小区不远的医药商店花一百多元买了一套针灸拔罐器。回到家,我对丈母娘说:妈,我跑了好远的路,终于买到了这个东西,我小时候腿疼就经常用它治疗,您试试看,很灵的!然后我蹲下身去,把丈母娘的裤管挽起,亲手给老太太拔罐,边拔边问(做非常关切状):妈,您觉得好点了么?腿还疼么?
  结果可想而知,老太太当时都感动傻了。一个劲地说:不痛了,不痛了,好了,真的好了!我抬头观察,丈母娘眼睛里似乎还闪动着点点泪光!此事发生后的一个月内,丈母娘没有再找过我任何麻烦,看来,人心都是肉长的啊!
  第六计声东击西
  
  丈母娘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偷听。
  有时候,我跟老婆在屋里商量财政大事,猛一开门,总能看见丈母娘匆匆闪过的身影。这种事我又不能明说,老婆也觉得别扭不好意思开口讲,后来我就想出一个办法。
  我们家的电话安装在客厅,当我跟老婆在书房谈事的时候,我就用手机间歇性地拨打自己家的电话。只要客厅电话铃一响,我就挂断,然后就听见丈母娘接起电话空喊“喂~~喂”的声音。如此这般,重复不断。当我跟老婆谈完事走出书房的时候,看到丈母娘还在客厅茶几的电话机旁打转转,而且一脸的疑惑不解:“新儿,你看这电话是怎么了?怎么就响一声而且接不着人呢?”我便装模做样地拿起话筒检查一番说:“没关系,这叫窜线,就是别人正在通话,引起了我们电话振铃。幸亏你接起来没声音,如果有声音,你就成偷听别人讲话了。”丈母娘脸红一阵白一阵地就下去了,后来,她就很少偷听我跟老婆的私房话了。
  
  第七计无中生有
  
  跟丈母娘长期生活在一起,若是每次都等丈母娘无事找碴欺负到头上再去想办法化解,终究还是消极防御策略,太被动。所以,作为聪明女婿,有时候也需要主动出击,甚至无中生有制造一些陷阱让丈母娘去钻,然后在适时给予迎头痛击,化被动为主动,为自己赢得战略意义上的积极进攻态势,让丈母娘从此心有余悸,不敢再肆无忌弹地对你胡乱发飚。
  我自认为自己还算一个细心的人,干起各种家务活的质量怎么说都应该被评为“优良工程”。可是,遇到一个挑剔无比的丈母娘,我就算是倒了霉了,在她眼里,我永远都是一个毛脚女婿,我干的活儿质量永远不合格。她经常挂在口头上的一句话就是:“新儿,你看你多粗心...”
  我早想杀杀她这股歪风,终于,让我等到了机会。一次,我下班回家早,发现她竟然不在家,而厨房的电饭煲还插着电,看样子估计是去买菜了。于是,我灵机一动没有进家,而是把原本锁着的家门通通打开,然后虚掩好,又一溜烟跑到楼下,藏在离楼门不远的一棵大树后面。
  果然,几分钟后,我看见丈母娘拎着菜从远处匆匆走来。快到门口的时候,我从树后闪出来,在背后叫她一声:“妈,您去买菜去了?”
  “啊,是你呀,怎么这么早回家?”
  “是啊,真巧,今天下班早。来,妈,菜给我提吧。”
  于是丈母娘把手里提着的菜交给我,跟我一前一后上了楼。
  到了家门口,丈母娘掏出钥匙开门,钥匙刚一插进去,她就发现不对劲:防盗门根本没锁!
  她拉开防盗门又把钥匙插入木门的锁孔,竟然发现木门也没锁!
  这时,我跟在她身后佯做惊讶地开腔了:“啊,妈呀!你出门买菜竟然不锁门?你看你多粗心!我书房里放了那么多值钱的东西,什么数码摄像机、手提电脑之类的,这要是让人顺手牵羊拿走两件损失该有多大?你就是出门时间再短,也不能不锁门呀!你真是太粗心了...”
  我偷眼观瞧,看到丈母娘的汗可就流下来了,她站在那里,半晌不动地方,嘴里还不住念叨:我怎么能不锁门呢?怎么可能呢...。我看差不多了,就把神色缓和下来,一把把她拉进屋:“算了,妈,别自责了,人做事情,难免会犯错误嘛。好在这次家里没丢东西,吸取个教训,下回小心就是了。”
  这件事后,丈母娘果然收敛了很多,至少是很少再在我面前说什么“你看你多粗心”之类的话了。不过其副作用是,丈母娘从此患上了锁门恐惧症,每次锁门时,都要把锁好的门结结实实地踢上三脚、然后又拉又拽地再折腾几分钟,拦都拦不住,哎...
  第八计暗渡陈仓
  
  我们不要总把丈母娘当作对立面的敌人,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扩大统一战线,最终把家里的事情办好!
  ——新潮鲁迅
  多年共同生活在一起,我慢慢把丈母娘的脾气秉性模得很准。丈母娘的心眼儿其实并不坏,甚至可以说还是一位心地善良的老人。但其致命的弱点就是心胸狭窄,心眼儿小的芝麻粒都容不下。而且平时总要在我这个女婿面前做出一幅盛气凌人的样子,距人于千里之外——你若有事想求她帮忙,连口都张不开。连我老婆有时候都怕她,拿老太太没办法。
  我有一个小孩,上小学二年级,平常每天都是我上下班按时接送孩子,因为我的工作时间比较稳定,老婆的工作由于要倒班,所以不方便。话说有一次公司突然要派我去外地出差一个月,接送孩子的任务显然必须由丈母娘临时担起来。这事要是放在别人家也许根本不成问题,跟老人直接言语一声也就完了。但在我们家不行。丈母娘鼻孔朝天,牛气得很,如果直接跟她相求,指不定她会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来,什么“我又不是你们的老妈子”、“有钱去请保姆啊!”之类的,这在以前我不是没有领教过,所以我决定不从正面进攻,我要用计智取!
  这天下班回家,一家人吃完饭后,我当着丈母娘的面跟老婆郑重其事地说:你到我书房来一下,我有重要事情跟你商量。然后,我们就进了书房。我故意把门留条小缝,因为据我对丈母娘的了解,这种情况下,她是百分之一百会来偷听我们谈话的。我首先找了张纸,给老婆写了几个字:“下面是演戏,请配合。”老婆心领神会地对我点了点头,于是我们的对话就开始了。
  “老婆,我考虑了好久,你明天起还是向公司提出辞职吧,因为我可能过两天要出差,孩子没人专管不行啊。”
  “老公,可是我不想辞职,我现在的工作很不错啊,如果我辞职了,以后想找这么好的工作就很困难了。再说,如果我辞职在家专管接送小孩,我不就成了家庭妇女了么?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就这么废了自己啊,呜~~~”
  靠,她还哭了,装得可真像,我好悬一口茶水没喷出来!我强忍住笑,继续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我挣得比你多,总不能让我退休你来养家吧?孩子的安全毕竟是第一位的,为了孩子,也只有牺牲你了。”“老公,那你为什么不跟我妈说说让她在你出差期间临时替你接送一下孩子嘛。”
  “你妈?拉倒吧!我打死都不会求她!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必须自己解决。你明天就去辞职,然后在家当全职太太,这事就这么定了!”
  “呜~~呜~~”,老婆“哭”得更伤心了。
  我猛一拉门走出书房(不出所料我又看见丈母娘身影一闪!),若无其事地坐到客厅沙发上看电视。我看到丈母娘心事重重欲言又止地在我身边来回溜达。磨蹭了十几分钟,她终于忍不住了,慢慢蹩到我身边,低眉信首讪讪地说:“新儿,你,要出差是吗?”
  “是啊,您怎么知道?”我故作惊讶地问。
  
  “嗯,你要出差,就尽管放心出差好了,孩子交给我来接送吧”听口气,仿佛丈母娘在求我。
  
  “那可不行,您是妈啊,又不是保姆,怎么能让您干这种事呢?不用您操心,孩子的事情我已经都安排好了。”
  
  “别呀,新儿,看你说的哪里话!什么保姆不保姆的,我是姥姥,怎么就不能接送外孙子?你快别安排了,反正我在家也是闲着...”
  
  “啊呀,这样啊,那就有劳妈多费心了!不过你每天出门时可要注意锁好门,别再那么粗心,另外自己走路也要小心啊!”
  
  “当然当然,你放心吧新儿!”丈母娘仿佛得了宝贝似地欢天喜地地下去了。
  
  其实我心里知道丈母娘完全是心疼女儿,怕自己女儿真的失业当家庭妇女就麻烦了,所以她是一定不会同意我刚才所做出的“安排”的。其实女婿们在对付丈母娘的问题上不妨以此为例举一反三,充分利用自己老婆同丈母娘的特殊关系,凡遇到难办的事情,就给她来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