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惠龙的博客

人生也需要文字打造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理事、中国散文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承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喜欢文学,善交朋友

被诗歌征服的友谊  

2006-06-06 16:04:53|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诗歌征服的友谊

李树伟

在春暖花开的早晨,我正晨读,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阅读的宁静。在我的记忆力里,韩闽山从来没有这样早地给我打过电话:“喂,老兄,你今天公事多吗?如果有时间,你最好到我公司来一趟,市作家协会帮我联系好了,让我在中国戏剧出版社出一本诗集,我想让你帮我编辑一下……”我在电话里感到了他激动与兴奋的情绪。于是,我放下今天的其他工作,花八十元钱,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他的公司。

我与韩闽山相识,是在承德市作家协会和山庄诗歌研究会,组织的一次诗歌笔会上。从那时起,我们为诗歌的繁荣与发展,奉献着自己的衷情,我们为诗歌的形式,展开着毫不留情的辩论,我们为诗歌的风格,给她说出各自的述评,我们为诗中的一句话,一个文字的斟酌,提出自己善意的批评,总之,不管我们的观点存在着怎样的不同,但是,我们总是在愉快地微笑中结束争论。用我的话说:我们是风格不同,爱好一样,彼此都为诗歌而执著。

到了闽山的公司,他直接把我领到计算机前,打开他的诗集,我看着一篇篇熟悉的作品,也看到了闽山对诗歌的迷恋,也看到了闽山对诗歌的追求。

当今社会有些人,只是解决了温饱问题,就沉醉于麻坛、歌厅、游戏场。可我们这些人却不同,都过了不惑之年,还对世俗之人,被贬为“阑尾”的诗歌,却情有独钟。

我读着闽山的诗歌,有一种通过奋斗拼搏而取得成功的感觉。他微笑地站在我身后,语气诚挚地说:“诗集出版前,你不想说点什么,或写点什么吗?”我当时,心真的震动了一下,其实,在奔来的路上,我就想好了想说点什么,看来我们之间已达到了心照不宣的地步。

在这里,我不知道是想欣赏闽山的诗歌艺术,还是珍惜我们之间的友情。反正我真心愿意在闽山的诗集里写上几句朋友的情感。

人到中年,才想到出一本自己的诗集,说来也怪,我接到多很多朋友送来的诗集,从来没有这种抒写的欲望,今天却怎么也压制不住自己喜悦的心情,老想向读者交代一下闽山这个人的品质,这个人对诗歌追求的痴迷程度,想说说我们在一起是如何喜爱诗歌的。

我之所以喜欢闽山的诗歌,主要是感到他写诗歌时的提炼和升华,他总是真诚地对我说:“诗歌艺术,不能墨守生活中的细节,她是一种生活的升华,是艺术的表现形式,太白了,没有思考与回味的余地。”我们写诗的风格不同,但是丝毫不影响我们对诗歌钟爱。我读他的诗歌,总能带给我感情上和理性上的触动,我咀嚼他的诗歌,总想用散文的形式抒发一下自己的情怀,以此填补我对他诗歌的理解。

韩闽山是我文学道路上的挚友,我们之间一天不打电话,总觉得一天工作没有结束,我们虽然见面很多,但多是来去匆匆的聚首,不及深说,往往仅就诗歌艺术的看法交换一些意见罢了,彼此忙着自己的工作,逝去的时光更不暇多说家事。可是,在我的办公室里,也听到过,他发自内心的倾诉:他生于农村,从小偏爱语文,在兄弟姐妹十人中,他一边挣扎地创业,尽一个儿子、一个丈夫和一个父亲的责任,一边痴迷于诗歌的创作。我常说,闽山是一个天才的诗人,并不是为了忽视他苦心孤诣地炼字炼句,左斟右酌,反复推敲的精神,而是,看到他对诗歌痴迷的程度感到不解。

在韩闽山个人事业一帆风顺时,他还瞩目人间的苦难,在他的诗歌《矿难矿工祭》中:“是劳累苍老了你的黑脸/比脸黑的是无边的夜晚/比夜晚黑的就是煤/比煤黑的才是老板/越黑的煤越是好价钱”这发自肺腑的诗句,把我的思绪拽回地下,让我想起为了挣脱贫困的矿工,是怎样承受着黑心老板的煎熬,他时不时地用诗歌这种艺术形式,戳穿那些为了几个小钱而不顾矿工死活黑心的老板。

还有《母亲从故乡捎来粽子》母亲  从故乡捎来粽子/春天的班车经过村庄/经过  母亲无数次的了望/粽子的旅程从母亲的手开始/从惦念开始//我要轻轻地打开它/层层叠叠的苇叶层层剥开/我看到襁褓的胞衣里/胖胖地笑着  活灵活现的自己/每一个棱角都已经过/母亲  慈爱的抚摸//在发梢在唇角在背脊/还封存着/母亲掌心的温度//-----我啼哭的泪水的温度。这首歌颂母亲关怀的诗,把一个成熟男子发落了,保留了很多儿女情怀。不论是母亲的胸怀,还是做儿子的遐想,只是物体入微,且像大燕子受小燕子的生灵,总是挂念着飞出巢穴的儿子。正如马克思所说:“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首《母亲从故乡捎来粽子》,不正是诗人深深体会到的爱和善的碰撞吗?

我们在人世间行走,总在爱情、亲情、友情中徘徊,但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感悟。而我在闽山的诗歌中却看到了一个母亲对儿子的那种眷恋,是无条件的,它像一种看不见的瀑布,尽情地向下倾泻,母亲对儿子的爱,如日、如月、如雨,总是给予,总是追随,总是围绕和笼罩。无论儿子走多远,无论儿子离开多久,无论儿子如何地把母亲忘记,或者是儿子如何地对不起她……她还是通过自己的办法,把粽子捎给儿子……

在我直接参与下,闽山把这本诗集取名为《根的方向》,虽然是一首诗的名字,但我觉得很贴切,这里面确实凝聚着一种根的方向。我读着这些诗句,似乎抚摸到一个知恩图报,一个志在四方的男人,对祖国、对人民,对自己的母亲一颗炽热的心。我感到了一个草民的呼吸。

不过,在他的诗歌里,我没有读到轰轰烈烈的气贯长虹,没有响彻云霄的洪钟大吕,而抒发的是一滴滴、一丝丝,只有生命的律动。我似乎感到,一只小虫快乐地呻吟着,一只小兽充实地豪发着,从大悲大彻,再从幸福中找到自己。谁能想象到那些没有了“自己”的生灵,是怎样睁着血红的眼睛咬噬自己的灵魂?谁都知道生于死,只是隔着一层纸,那在矿难中,是怎样的绝望恐怖,惊人魂魄呢?

他刚刚从富裕的小康生活中走来,没有去灯红酒绿的世界里去沉迷,而是走进枯燥的文字里,去寻找真正的灵魂。从一个不起眼的沙粒中,去探寻大世界的奥秘。但是,这种探寻,不是望着明月,去迎合花前月下的低迷,而是想着未来,而是用自己满腔热血去讴歌自己爱恋的生活。而是通过从肺腑中迸发出来的诗歌,把自己人生旅途中的每一座山,都打扮得满园春色,座座丰富多彩。

他像快乐的百灵鸟,把自己美妙的歌声传给喜欢他的朋友,在他的诗歌中清除一切疲惫,像自由的神仙在天空中飘荡。让痛苦像水一样流出。

目前的诗歌界,总有一些人喜欢评说那种写法是最先进的形式,他们热衷于诗友中间,指指点点,品头论足,褒贬别人的风格与表现手法。而闽山却真诚地告诫痴迷者:“要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写诗。”在于他的接触中,感觉到一个自甘淡泊,不与人争,一心一意歌唱人间美好事物和高尚情感的诗人。

我在这里不但想赞美他的笔,而且想把他整个人生的观念和被朴实生活磨出的“锋利的刃”,亮相给读者,用它磨快的刃,刺向真实的生活。

在结束关于闽山诗歌的评述时,我本想对他这本诗集作个评价,转而又一想,这是完全多余的。

我只是觉得,我跟随着这本诗集,跟随着我们共同的爱好,对照着他对诗歌的感悟,我们彼此的感情更近了。我只能告诉读者,他的诗歌是真实的,他的为人是真实的。他在别人忽略不见的地方,发现了诗歌,迷恋上了诗歌。

我已经记不起是哪位哲学家说过:“世界上不缺少诗,而是缺少诗的发现。”是呀!在这个复杂的大千世界里,有人用“音乐的耳朵”听出了动人的歌曲;有人用“美术的眼睛”绘出了美丽的图画,而我身边的闽山,是靠诗的眼睛,诗的耳朵,发现了诗的灵魂。

有人说:“作品代表人品。”我很赞同这种说法。韩闽山不仅对创作有热情,对同志、朋友更是热情有加。他是个热诚、朴实、豁达的好诗友、好朋友。与他接触,有如一团火苗燃烧在胸膛。他胸怀宽广、坦荡,干事直率、洒脱,浑身弥漫着北方汉子的质朴。

闽山写诗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努力,不断探求的过程,他善于发现新的角度、新的手法和新的语言。总之,他是在不断地否定自己,突破自己,他的诗,为什么进步这样快,就是在意境创新上下了苦功,为更多的诗友和朋友而称道。

作为诗友和朋友,对他的进步,我当然高兴和欣慰,所以,在他的诗集《根的方向》即将出版之际,情不自禁地谈些个人看法,也在情理之中。

我衷心希望承德诗歌的前辈和诗友们,真心喜欢韩闽山的诗歌,不断激励他,鼓励他,迈上更高的台阶,从承德这片土地上,再腾飞出一个伟大的诗人。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